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中华左氏宗亲网

找回密码
实名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27|回复: 0

转发左义勇寻访外迁宗亲的美文

[复制链接]

  离线 

1

主题

1

帖子

9

积分

未入流——典史

Rank: 1

积分
9
累计在线
70分钟
发表于 2018-11-17 21:0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梦回小镇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作者:左义勇
初夏的清晨,红日初升,霞光铺满大地,清风微拂,清爽惬意。晶莹的露珠在霞光下闪耀着灿烂的光辉,像万颗珍珠挂在树叶尖,躺在草叶上,微风轻抚娇柔欲滴。初夏的清晨,虽无春天百花齐放的艳丽,秋天硕果累累的喜悦,但也是满目的郁郁葱葱、蒂果初型,是寄托希望的季节。
二零一二年初,我族启动第四次续修家谱的工作,我受命寻访本族外迁子嗣。五月初三的清晨,我踏上寻亲之路,初夏的盛景充盈满目,我无心欣赏更无暇留恋,心绪凝结在此行的目的地——油炸沟镇。
“油炸沟”是水阳江畔的一座江南小镇,属宣城市管辖,坐落在水阳江南岸。从合肥坐客车到达宣城已是近晌午,心急着立刻到达目的地,不容喘息。问询之下我错过了去镇上的专车,要么打的,要么等明天,要么坐一班路过离小镇约五公里岔路口的班车。为了节约此行的开支与时间,离的也不远,可以徒步边走边寻访,便登上这班客车,到路口时已经临近中午。
初夏的中午还是有些炎热,边走边问询,炎热加上有些饥渴,还是有些累的。那时候有一种带棚的机动三轮车,专门在乡间带客,来往于一些交通不便的村镇。边走便边回头,想着来一辆就好了;远远的看见一辆带棚的三轮车,我便边走边停。车子快到身边时很失望,原来是一辆卖卤菜的流动车,便转起身继续往前走。“大哥看你走走停停的往后看,是不是想搭车呀?你到哪里去?”“是的,我到油炸沟去,走的有些累,远远看见你的车还以为是带客的呢。”“赶巧了,我就是到油炸沟卖卤菜的,今天我有事耽搁了,迟了一些,带你一段。”约摸三十多岁的车主这么热情主动,心里暖暖的;看他有些黝黑的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,心里那个感激——活雷锋呀!就这样在中午时,辗转到目的地——油炸沟。
小镇有些陈旧,大多的建筑都是六七十年代以前的,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,但又有一种淳朴的至真感。找了一家面馆,胡乱的扒了几口,想到如果找不到外迁的族人,交通又不便,晚上怎么回宣城?没有住宿难道要露宿街头?便问店老板镇上有没有旅馆,老板说:“别看我们小镇现在有些破旧,在八十年代前,这里可繁华的呢。听你口音江北人吧?以前你们那边很多人‘下江南`就是到这里的,镇小啥都有,旅馆有。”边吃边向店老板打听一些小镇的过往,八十年代前,由于陆路交通不发达,小镇因临水阳江,是一个水路发达的繁华码头。小镇前两股水流,一、水阳江,二、一条内河,把小镇形成“丁”字形。设有大渡口、小渡口,方便小镇与外界联系,小轮码头更是与外界货物流通的中转站。
小镇以前是区政府所在地,管辖五个公社;银行、学校、医院、、邮局、公检法、百货大楼、大礼堂、旅馆等一些政务与民生相关设施配备齐全。六七年代,陆路不发达,小镇的“小轮码头”是水阳江边最繁华的码头,一切物资从这里装卸转运。每天小轮船固定两次航运,上午从宣城下来,下午从芜湖上来,还有不定时的过往船只,都在这里停靠。每天水阳江上船只穿梭不断,人流如潮,是一座繁华的江南小镇。
下午,我走寻在小镇街道上,小镇的街道大致成S型。小街两侧多是木质小楼,鳞次栉比、排排挤挤,挤出小镇的一线蓝天。街道是青石板铺成的,光滑的透出油亮,这是千踏万登的双脚,凝入的一段遥远深沉的历史。走在弯弯曲曲的一条条小巷,也别有一番深邃与含蓄的意境。
由于公路发达,航运萎靡,小镇的繁华一落千丈;现在的小镇,只有每天早上的“露水集”时,三三两两的人穿梭在街道上,往日的繁华已是过往时光。也正是如此小镇没有被世俗侵扰,饱受了历史变革的沧桑,保留了闲适,幽静。
打听到旅馆的所在,赶紧去先报个到。旅馆是临街三间的木屋,对开的木门一些暗沉,门环黒釉发出淡淡暗光。走进旅馆,一位长者迎面而来,老人大概有八十多岁,个子不高,稀疏的白发整齐梳向头后,额头、眼角、嘴边几伸展的出几条深深皱纹,清瘦的脸上也不失满面红光,深邃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目光。“小伙子,是住店吗?”老人的声音洪亮却又亲和;“是的,老人家。”我答道并和老人说起我此行的目的。老人思绪一会儿,给说出一些几十年前从江北迁徙来的人名,指点周边哪些村子江北人多。谢过老人后,交了二十元住宿费,便按老人指点的方向,向小镇外围寻访。
整个下午走访在小镇的周边,回到小镇已经晚上八点多。街道没有路灯,两侧人家多已关门闭户,从窗户透过星星点点黯淡的灯光,偶尔传来两声“旺旺”的狗叫,寂静的仿佛时间停止了。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街道上,走访无果,精神有些颓废。
临近旅馆时,看到旅馆的大门是敞开的,灯光穿过大门,印染着旅馆两侧几十米的街道,路面上的青石板更透着油光清亮,老人站在门口张望。看我到来,和蔼的关切道:“小伙子,这么晚走累了吧?你是外乡人怕你天黑了找不到,小镇现在基本没人住宿了,平时我也早早关门休息。吃过了吗?我让老太婆给你煮点面吃吧?”老人关切的话语让我的心里暖暖的。“吃过了,老人家。”“那我带你到房间去。”跟在老人身后,房间门也是小一号对开的木门。房间不大,进到房间,三张木床紧挨着。床单,被单以前的那种老土布,被面也是布料的不是丝绸,枕头上有枕巾,收拾的很整洁。老式的木质立柜摆放在床的一侧,一张条桌在窗户下面,条桌上老式的梳妆盒有一面镜子,擦的很亮。窗户全木质的很小,墙面与顶棚糊上报纸遮挡灰尘。“小伙子,有开水。你走后我回忆很多以前的人与事,你要累了,洗洗早点睡,还行的话就聊一会。”“不累,谢谢老人家!”沏上茶,与老人坐在床边,聊了很多;老人也回忆很多小镇的过往,可惜与我要寻找的信息都对不上,看得出老人对小镇曾经的繁华很怀念。“老人家,快十一点了,我们都早些休息吧。”“好!我去给你准备洗澡水。”老人转身出去,拿来一个大木盆,一条土布的澡巾。洗过躺在床上,有些累却一时难以入眠。
夜晚的小镇,没有汽笛声的喧闹,没有霓虹灯的闪烁。透过小窗的清风,清凉清爽,带着丝丝不知名的花草香。窗外传来一阵阵的蛙鸣,蟋蟀也在“唧唧唧吱”的唱和;透过小窗偶然看到几只萤火虫,在星星点缀的夜幕下,一闪一闪地伴着舞。
小镇的夜晚静谧安然,一阵阵清风拂过,似一壶老酒,一杯接一杯将我灌醉,醉在花草的香味中,醉在青蛙与蟋蟀的唱和中,醉在萤火虫那美妙的舞姿中……
躺在床上,土布的被褥、床单虽然有些粗糙,但很贴身很温和。渐渐的青蛙与蟋蟀不唱了,他们也醉了;萤火虫不跳了,他们也醉了;他们是醉在清风、花香中,醉在初夏的盛景中……
小镇的淳朴、安逸、祥和,这一夜让我睡的很香甜;以致于多年后,我依然经常梦回小镇。


手机扫一扫,直接访问本页内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实名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中华左氏宗亲网 中华左氏 左氏家族 左氏宗亲 左氏家谱 左氏名人 左氏企业  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  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( 赣ICP备12005951号 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